二十六岁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就2023年了。

还记得自己经常梦到学生时代的故事,里面的剧情依旧包含着写不完的作业,头疼的考试和喋喋不休的老师,偶尔夹杂着一些毕业以后再也未曾见过的同学在书桌间的眉来眼去……我的学生时代并不明朗,每每做梦这些零星的记忆总是拗着一股压力席卷而来并抨击着我的灵魂,这种橄榄般酸苦里潜藏着一种青涩甜味的感觉无论我如何咀嚼都没有办法咽下肚里。

人常说三十而立,可在我眼里如今的自己连立字的一笔都没有落下,虽说古往今来的一切都是我的参考答案,可我的书包里只有半根铅笔和一张写不上字的纸。善良并没有给我带来一个知道我窘境的同桌,而是让我背负了我不该背负的东西,我总是气喘吁吁的努力着,却从来不知道我所背负的是那么的虚伪也那么的不值得,等我回过味来他们已经纷纷跳了下去,踩着我的头嘲笑着我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又或是虚伪的说上那么几句让他们心安理得的话,大摇大摆的走自己的路了。

我不想作恶,所以那个女人被欺负时,我也在被欺负;我不想骗人,所以那个孩子被攻击时,我也在被攻击。我怪不得任何人,要怪只能自己选择了与众不同的路,既拉不下脸游说一个人去买他不需要的东西,也没那个性子破坏规则参与内卷和潜规则来剥削我自幼以来所热爱的行业——当世界被绑架时,我也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数学不好,但我总喜欢用分数来表达我的进程,若我有一百岁阳寿,显然我已经渡过了这辈子的四分之一,二十五年来一夕一幕,终究还是觉得我自己太懒散,没抓住时间仓促之间送给我的梦,只剩下我自己端着承诺过修补但依旧支离破碎的未来,被世界丢到了不可回收的垃圾堆里慢慢腐朽。

但我相信,总会有一颗太阳愿意为我停留,总会有一缕风愿意带我寻找我自己的梦,总有一群可爱的人愿意听我讲故事,总有一颗星星能在这迷茫的十字路口让我找到北方……“拿起”是自我人生的学问,但“放下”更是灵魂的解脱。所以我许愿将来的我,二十六岁的我,不再与被欺负的人叹气,不再与被攻击的人哭泣,我许愿我能成为别人的盾,成自己的剑。祝我二十六岁生日快乐,我深知事在人为,但我仍然想再贪心地许下我一如既往的心愿:愿我在乎的和在乎我的一切安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滚动到顶部
%d 博主赞过: